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恶欲之源 第四十四章 老猫烧须
恶欲之源 第四十四章 老猫烧须
本来我打算晚上再去上了林熙蕾,只是想不到一个电话,令我如今只能落在返港的航班之上。   「宋书麟带了大队人马围攻大屋,大屋失陷了。」   这是灰狼告诉我的第二句话,尤幸事发时正值商台的音乐典礼,我的一众宠妃都不在大屋之中,只余下程嘉惠三姊妹被宋书麟救走了,而灰狼则凭秘道先一步离开,可算是不幸中之大幸。   原来程嘉惠的颈炼藏有发信机,所以宋书麟这仆街才如此容易的找到我的老巢来,可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不过其实就算程氐三姊妹给他救回去也没用,二妹久美、三妹惠美早已经被我训练成肉奴隶,连孩子也给我乖乖的生了下来,而他的老相好嘉惠亦已经怀孕四个多月。要打下它吗?那恐怕就是一尸两命了。如果宋书麟要着我的旧鞋?虽然程嘉惠是难得的美人儿,不过我总也捨得放手,反正她早已给我摧残得有如花癡一样,我的后宫也不差这一个半个婊子,我就大发慈悲连嘉惠肚里面的孩子也免费赠送也不成问题。   不过最令我下不了这口气的,却是宋书麟竟一把火将我的大屋烧燬,分明是要削我的面子,那实在是令我忍无可忍。尤其是里面的众女星春宫录像带,烧燬了,可真是重大的损失。   既然宋书麟要玩,我们就玩大一点的。   一星期后的一个晚上,在郊野一个荒僻的巴士厂内,在巴士的上层,传出了阵阵女性的哀号声,如果你对女性熟悉的话,你一听就会清楚明白,那阵阵的悲鸣,就正正是女性被侵犯时所发出的声音。   如果你经常乘坐巴士,那你一定会认出,我胯下的女性,就正好是RoadShow的女主持人…俞咏文小姐,不过此刻的她已失去了平日一贯的冷静自若,只是平躺在巴士的椅垫上,微喘着粗气,发出着声声淫叫,被我以肉棒轰击着毫无防避的阴户。   实在是一个不错的女人,我双手加强力度扭弄着咏文的乳房,直到十指透入她白嫩的乳肉之间,阴茎却仍旧不停的狠肏着,直插得身下的娇娃哀喘不止。   我们来这里,其实是灰狼一生策划的复仇计划,因为我们选了巴士上的广播系统,作为报复宋书麟的利剑。我要明天全港三十万乘搭巴士的观众,都看到惹怒我月夜奸魔的恐怖下场。   经过了一星期的準备,就只差将拍好的带子,以偷龙转凤的方式换上巴士之上,只想不到,在最后的一间巴士厂上,竟遇上了俞咏文这障碍。   不过没关係,反正她碍不了我的大事,就正好让她当成送上门给我的宵夜,我保证给我操足一整晚,她明天恐怕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如何能坏我的大事,而且我手上亦握有她的四级力作,我可不相信她有胆子来采虎鬚。   我用力的将咏文压向窗边,少女那竹旬型的乳房被厚实的玻璃挤压至扁平,却呈现出另一种渗透着暴力的美感。我的肉棒从后再一次插入咏文早已经彻底湿透的阴户,令她的唇间透出了被贯穿的呻吟。   实在是太爽了,虽然不比十七、八岁的少女,但咏文的阴道仍非常紧窄,而且由于女性的身体已彻底发育完成,当我的肉棒一插入咏文的体内,她蜜壶内的肉壁已自动自觉一圈又一圈的咬紧我的肉棒。   我抓紧咏文的柳腰,肉棒一次又一次冲击着她毫无防避的子宫,直至我白浊的生命精华,彻底充斥着她子宫内每一丝空间为止。   我满足地抽出了肉棒,虽然被强行注满了精液,但咏文的股间却没有一丝液体溢出。咏文被操了个多小时的阴户已彻底红肿起来,令她的阴道口紧紧闭合,切底封锁起内里的每一滴精浆。   「宋警员,我们先坐下来再谈!」   宋书麟望着眼前的警务署长,勉为其难的点点头。已经三天了,自扫平奸魔大屋之后的第四天,自己那只得十二岁的妹妹竟于放学后离奇失蹤,无论自己与警方如何努力,却偏偏找不到半点线索,不过宋书麟已隐约感觉到,事件与奸魔一定有所关係。   警务署长歎了口气道:「这是昨日在巴士上播放的片刻,虽然巴士公司一发现已立即禁播,不过据估计最少仍有十万人次看过这片段,而更严重的是,该片段已开始在网络上流传。宋警员,我希望你看一看,不过请答应我保持冷静。」   警务署长冰冷的声音已隐约透出大事不妙,不过事到如今,宋书麟只好点头答应,看来自己的妹子确是落入了奸魔的手中。   影片开始播放,那是一间昏暗的旧货仓,空旷的地面上就只得一具雪白的女体。   宋书麟惊愕原来不幸已降临在自己的妹妹身上,不过片刻间他已打消了这念头,因为随着镜头的移近,宋书麟已看清楚地上那位全裸的女性并不是他的妹妹,而是一位年龄大得多的女性。   虽然如此,但是画面中的女性似乎仍停留在能被人称呼为少女的年龄,尤其是身上优美的曲线,青春动人的长髮,一一都显示出,那是一位非常美丽的少女。   「那是…叶静子小姐。」   随着镜头的一下大特写,清清楚楚暴露出画面中人的庐山真面目。只见画面中的美人儿,神智仍是非常清醒,不过这就正好代表,她待会将会受到更大的痛苦。   在画面中突然多了一个男人,虽然男人朦着面,但直觉告诉宋书麟,那就是他恨之入骨的月夜奸魔。男人先是对叶静子施以一轮虐打,然后马上掏出了自已的阴茎,迫叶静子替他进行口交的服务。   画面中,不时传来叶静子痛苦的呻吟声,男人阴茎的尺寸,足以彻底贯穿了叶静子的喉深,但男人偏偏毫不怜香惜玉,阴茎儘是猛力地在叶静子的唇间进进出出,直至随着男人的一声怒吼,大量白浊的液体飞忙地喷在叶静子的脸上。   叶静子缓缓的张开了小嘴,不少精液仍自她的嘴角间流出,滴落在她雪白高耸的乳房上,不过看她那想吐未吐的表情,似乎她吞下肚的量亦不少。   不过影片却未就此结束,男人压下仍咳嗽中的叶静子,然后双手已熟练的分开了她的大腿,随着股间的一升一沈,叶静子马上发出了被贯穿的声音。   「你的…太大…了,痛…痛……慢一点……」   不过男人并没有理会叶静子的求饶,只是反覆的抽送着,将阴茎顶入少女的阴道深处。可惜男人却并未遗忘叶静子一双高耸雪白的嫩乳,经过男人一次又一次反覆的揉、捏、挤、扭、扯,叶静子的双乳已被摧残得红肿瘀青。   那一轮的狂抽猛插一直持续了近半小时,而叶静子亦由最初的死命反抗,而演变成最后的任人鱼肉。男人最后重重的抽击了数下,随即已紧紧的压在叶静子的身上。同为男人的宋书麟知道,奸魔终于在叶静子的体内发洩了。   果然满足过后的男人缓缓抽出肉棒,而镜头亦在此时拉近叶静子的蜜壶间,一丝丝奶白混浊的精液正由她的肉缝间,流落到冰冷的地面之上。   「畜生……」   宋书麟不由得怒骂道,不过电视机中的画面却并未有停下,场景在一暗一光之下已由货仓转到另一个新天地。   那是郊外一个不知名的森林,而同时,宋书麟终于知道自己失蹤了的妹妹的下落。   「思婷…」   宋书麟不由得叫着妹妹的名字。   只见她那只得十二岁的妹妹,正一脸惶恐的出现在萤光幕上,身上穿着的早已经不是当日离家时所着的校服,反而披上了一件红色的小斗篷,秀丽的长髮轻绑在脑后,头上同时带了顶小红帽,妹妹的手上更挽着一个小篮子,似不知在逃避什么?慌乱的在树林中走着。   宋书麟痛苦地合上眼睛,因为他已经认出,妹妹身上的衣服正好跟童话故事中的小红帽一模一样。   耳边传来了思婷的娇呼声,宋书麟张开眼一看,萤光幕中不知知时已多了一个男人。一个全裸的男人,男人身上什么也没有,只是挂上一个狼头面具。   「妈的~~!」   宋书麟握紧了愤怒的拳头,由于过份用力,指间已变得发白,他开始明白到,奸魔要在他最疼爱,唯一的妹妹身上,进行着最惨无人道的报复。   平时文静的妹妹又怎可能跑得快过那畜生,只见奸魔轻轻一推,已将自己的妹妹推跌地上。男人随即已扑落在小女孩的身上,爪起爪落的撕着她身上的衣装。   小红帽的衣装,迅速的变成了地上不规则的布碎,宋书麟发觉自己双眼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模糊,因为自己的眼中已经有泪。   奸魔熟练的用地上的布碎,将自己妹妹的双手反绑在身后,每一个动作都很纯熟,显示出他已经做了很多次。不过奸魔却故意不塞着思婷的嘴,他就是要自己亲耳听到妹妹的哀号。   奸魔倒毫不浪费时间,随即已将思婷的双腿分开,并将他那早已昂首挺立的阴茎,直捅入自己妹妹幼嫩的下体之内。   被贯穿的一瞬间,思婷发出了破瓜的惨叫声,宋书麟只感到心如刀割,而随着奸魔的腰间一沉,宋书麟已明白到,自己最痛恨的畜生,已跟自己最疼爱的妹妹,合而为一。   鲜血自思婷的蜜唇间涌出,那不单止是破瓜的鲜血,奸魔那家伙对于思婷那尚未发育完成的阴户来说,带来的就只有是摧残,而偏偏奸魔却似乎十分欣赏这种幼齿式的紧窄,不断抽送着阴茎,进行着名为强姦的暴行。   不过奸魔并没有忘记思婷的一双鸽乳,小巧、轻轻鼓起的一双妙乳,在奸魔的指力摧残下红肿起,十足是蒸熟了的小馒头一样。粉红色的乳尖在无数次的指夹下变得瘀青,同时印满了奸魔的齿印。   思婷的身上生出了痉挛,但那不是高潮的反应,事实上她根本没有一丝快感。痉挛是由她的身体被奸魔的阴茎所贯穿所引起,粗长的凶器,硬生生破开少女的子宫口,直顶入思婷体内的深深处,疯狂的搅动着,像要把她的身体撕成两半。   思婷的声音已因过份的哭叫而变得沙哑,再慢慢地变得渺无声息,直至男人在她纯洁的子宫内,播下大量白浊的恶欲之源液为止。   奸魔满意的抽出了刚洩愤完毕的肉棒,而镜头亦以大特写的方式拉近向自己妹妹那饱受摧残凌辱的阴户,映着那倒流而出的粉红色精浆,那是妹妹的血所染成的,可见思婷的阴道及子宫,已被彻底摧残得失去应有的机能。   宋书麟多么希望自己能晕倒过去,不用面对如此毫无人性的一幕,他请愿自己被奸魔鸡姦,也不要妹妹受到如此虐待。   不过奸魔却似乎收到自己的想法,只见他轻轻翻转思婷奄奄一息的娇躯,仍未消肿的阴茎已狠狠的锄入她的后庭之内。   已半死的思婷再一次生出了惨叫声,身体再一次展开了扭动,仿似男人的肛交正挤出她最后的体力。不过思婷的身体早已经被奸魔摆弄成最难以反抗的体位,令她的每一下挣扎,只带来肛壁与男人阴茎间的强烈磨擦。   随着奸魔的抽送越来越迅速,相对地思婷却渐变得气若游丝,看上去就好像奸魔的每一下进入,都在迅速吸收着思婷的生命力,直至奸魔最后满足的一顶,将精液注入思婷的肠道之内,自己的妹妹亦随即脱力的倒在地上,失去了所有反应。   奸魔以食中二指轻搭上思婷的颈项,更令他明白到,自己年幼、可爱的妹妹,已经再也不会醒来,永远的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畜生~~」宋书麟疯狂地拍着檯面,誓要将奸魔撕成四块,看到宋书麟的样子,警务署长也只能摇头歎息着,想不到安慰他的话,却想不到宋书麟竟一个箭步冲到他的身旁,给予他重重的一击。   「宋书麟疯了……」   那是警务署长在昏倒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宋书麟冷冷的走出警署,身上带着抢自署长的佩枪。「畜生,我一定要你死在这枪之下!」   先失去心爱的未婚妻,然后轮到自己的妹子,正直的警员终于都给奸魔迫疯了,只见他带着沉重的警枪,化身成追缉月夜的恶欲之源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