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二十集  第一章 荒山敌影
风月大陆 第二十集  第一章 荒山敌影
清亮的月色给大地笼上一层淡淡的雾纱,照在山间的溪流上,更是烟水氤氲,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神秘气氛。远处的奇峰怪石不时被清风撩起挡在前面的雾纱,露出峥嵘高峻的面目,战神峰的夜色看起来总是令人难忘。   高阳州的战神峰,是传说中战神之锤的遗落之处,据说在众神之战的时候,战神在一次激战中不小心将他的武器战神之锤失落在了这个地方,顿时山河变色,大地震动,于是便形成了今天的战神峰。   叶天龙飞驰在弯曲盘旋的山路上,不时根据玉珠遗留下的暗黑气息调整自己的前进方向。靠着暗黑大魔神的元神带领,叶天龙现在是毫无困难地感觉到玉珠身上的暗黑气息,毕竟暗黑大魔神的部分力量就在玉珠的体内。   刚刚翻过一座小山,前面玉珠的气息越来越强烈,那感觉似乎是触手可及,叶天龙不禁加快了自己的脚步。   眼前是一条荒草满胫的山路,叶天龙的心中突然闪过一道警兆,只见两道人影出现在前面的山路上,有如鬼魅一般,一刀一剑,闪动着慑人的寒光,挡住了叶天龙的去路。   「你们是什么人?鬼鬼祟祟地出现在这里,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叶天龙并没有慢下脚步,逕直向这两个人冲去,眼中更是闪过森森的寒光。   见到自己两个人的突然出现并没有吓倒叶天龙,反而被叶天龙如此质问,两个人都是微微一愣,随即一个身材高瘦的男人冷冷地说道:「此路不通,再去就是鬼门关了。」   「混蛋,高阳州的一切都是大爷我的,谁敢说这里是鬼门关?」   叶天龙气势汹汹地骂道。他这番话倒没有一点错,身为高阳州的总领,叶天龙他的确拥有说这话的资格。可是在对面的两个人看来,眼前这个身上沾满血污的家伙简直是存心在挑衅,这可是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一般来说,普通的山民根本不敢走近这条山路的,因为经过他们的装神弄鬼之后,这个地方已经成为一个无人敢接近的禁区。而如果是身怀绝技的人士,看到他们这样的出现,自然很清楚知道要如何应对。   「站住!」   看到叶天龙依旧毫不在意地往前飞驰,另外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一扬手中的长刀,厉声喝道。叶天龙表现得如此大胆放肆,他们反而不敢轻举妄动了,本能的直觉告诉他们眼前这个家伙是不好惹的人。   他这一扬刀,坏了。原本就因魔性大盛,满心杀机的叶天龙立刻做出了最直接的反应。男人的刀还刚刚举起半尺,他的人影已经近身了。   「小心!」   旁边的高瘦男人看出了其中的不妙,连忙挥剑冲过来,同时发出了一声尖利的口哨声。   叶天龙的身法之快,骇人听闻,像是平空变化一般,乍隐乍现便出现在身材魁梧的男人面前。右手一伸,便扣住了他的左手臂膀,左手托偏了他右手的刀。   「噗」一声响,身材魁梧的男人的下阴挨了叶天龙一脚尖,命根子顿时变成了一团烂肉,肾囊破裂。   一声惨叫刺耳,庞大的身躯飞起,是被叶天龙用手抛飞的。   这时候,另外那个身材高瘦的男人才刚刚冲到了叶天龙的身边,手中的剑也刚刚升到可以出手的位置,看到这样的情况,不禁吓了一大跳,身手不俗的同伴,怎么一照面便完蛋了?而且这样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在对方的手中就像一个布娃娃一般的被随手抛飞,双方的差距简直太可怕了。   他这迟疑,叶天龙已经转身望向他,双眼中射出的森寒杀机让他这个向来杀人不眨眼的冷血之人也不禁为之暗暗心跳,握住长刀的手中不由自主渗出了一丝丝的冷汗。   看到叶天龙的身子一动,他本能的选择了退步,一个身子猛地飞跃而起,跃上一株巨松的横枝,再次斜穿而起。   「居然想逃?」他的上面突然传来了叶天龙冷冷的声音,让他的一颗心顿时沉到最下面。   高瘦男人的轻功提纵术在他的同伴中算是十分高明的,这一下的拚命之举,自以为已经又快又高无人能及了,没料到叶天龙竟然比他更快更高,一下子就到了他的头顶上空。   他大骇之下,吸腹拳体,身躯急速向下落。但这已经来不及了,叶天龙的五指疾沈,抓在了他的顶门上,一收即放,高瘦男人就像是一块大石头一般,从半空中直坠,重重的落地,震起满天的烟尘。   「真是浪费时间。」   叶天龙的身形没有停止,右足一点旁边的树枝,整个人再次腾空而起,认定玉珠的方向追了下去。   就这一次短短的耽搁,叶天龙感觉到玉珠的气息又远了不少,不禁心中一急,尽展全身的功力,狂追下去。刚刚行出三丈左右,连声机弩的响声,叶天龙的眼前出现了数点星光。空气中瀰漫着一种诡异的气流,力场的波动十分明显。   「居然是魔法弩!」   叶天龙暗叫了一声,在空中猛吸了一口气,神器烈火如电般的跳出来,十分準确地击中了从两边射出的魔法弩。   「砰」的一声,青烟缭绕,五彩的光华四下散溢,有如节日里的盛大焰火,两边的荒草就像是被无形的镰刀砍中,成排地倒下去。罡风呼啸,砂飞石走,声势极为惊人。   在无所遁形的光华下,五道人影从荒草中站了起来,他们的手中都端着一张小型的魔法弩。显然不相信居然有人可以在这种不利的情况下击中他们发射的特製魔法弩,而且还是同时应付五枝之多,他们的眼中无不闪动着极度惊骇之色。   虽然是接下了魔法弩,但叶天龙其实也并不好受,毕竟他是在半空中,毫无凭借之处,硬碰硬地接下来,如果没有得到暗黑大魔神的元神之力,他根本是不可能做到的。而现在,元神之力流转在他的全身,慢慢和他的身体融为一体,使得他的武技得到了一个级数上的飞跃。此刻的叶天龙,已经拥有了足以向天下任何一个高手叫阵的实力,他现在唯一缺少的就是临战的经验。   「偷偷摸摸的家伙,受死吧!」   一声狂喝,杀机更炽的叶天龙人化狂风,捲向了眼前的五个人。尚未近身,狂捲而至的劲气夹杂着漫天的飞沙走石和荒草断枝已经让五个人手忙脚乱了。   「半月断魂斩!」   在和天剑老人交手之后,叶天龙所参悟出来的绝招之一,虽然没有风月真君所传的三大绝招那么厉害,但也是叶天龙对自己所学剑术的一个总结,是他对剑道的理解和觉悟。   一轮美丽灿烂的半月霎时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因为神器烈火的缘故,半月的边缘弧度上跳跃着炽热金黄的光芒,整个半月形的弧光的亮度甚至超过了天空中那一轮明月。劲气所到之处,好像是有一张无形的大手将荒野上的草木一一折断,向远方推去。   当残光还在五个人的眼角,半月形的弧光已经将他们完全淹没。   惨叫连连,洒出满天的血雨。叶天龙的身影毫无停顿地掠过三丈外,在他的身后,留下了被拦腰斩成十段的五个人尸体和一地被鲜血染成红色的荒草。   一连翻过两座小山,叶天龙心中的那种感觉益发得强烈起来,他知道玉珠一定就在附近了。   突然他的视野一空,在他的前面出现了一处溪谷的平野,树林疏落,清冷的月色下,可以看到一大批的大汉正以一个扇形面围住在疏林的边上侧对着他站立的三个女人。   「凤舞?」   前面那个身材高挑的女人一入眼,叶天龙的身形不禁一滞,差点儿惊叫出声。这个美丽无匹的优雅身影他太熟悉了,熟悉到甚至每一天的晚上都会在心中描绘一次。而她边上的两个迷人身影也是他非常熟悉的,正是柳琴儿和龙灵儿她们。   听到叶天龙的身形破空发出的声音,于凤舞她们全部转过头来,而这个时候,那些和她们对面而站的人群也转身无声地注视着叶天龙以飞星射电般的速度驰来,只是他们的眼中闪动着一丝惊异的神色。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你怎么会到这里呢?」   于凤舞她们三人和纵到她们身边的叶天龙几乎是同时发出了这样的问题,然后又同时笑了起来,于凤舞的一双美眸中闪动着晶莹如玉的光芒,再看柳琴儿和龙灵儿也是亦然。   叶天龙喜悦之情更是溢于言表,这份突然间的相逢,甚至沖淡了他心中沖天的杀气和怒火。   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遇到思念已久的佳人,叶天龙望着于凤舞那亮如晨星的明眸,正想再度开口的时候,一个煞风景的阴沉声音在叶天龙的耳边响起。   「喂,小子,现在可不是你和美女说话的时候,乖乖地回答大爷我……」   「讨厌的家伙!」   叶天龙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缓缓地转过身去,眼中森寒的神光一下子让对方把下面的话缩了回去,甚至连整个人都微微缩了一下。   「该死的,怎么回事?」   发觉到自己的异常状况,说话的男人不禁暗暗惊讶,他居然会被叶天龙的一个眼神吓住,作为一个死神小组的领队,他实在是太丢脸了。但他还没有来得及为自己挽回面子,叶天龙已经开口了。   「我没有问你话之前,你就给我乖乖地站在那里。」   「什么?你这个小子……」   领队的脸更挂不住了,他大声地咒骂着,刚刚要下令出手的时候,叶天龙的神情一冷,手中的神器烈火向前一伸。   「看来我只要留下一个活口就够了,看你们中谁会是幸运儿吧?」   原本他就因为华柔这个大仇人的出现而怒火中烧,想起青峰山上的柳琴儿,再看到如今玉珠的这般情形,顿时这一股椎心的仇恨,激发了他的复仇怒火,加上刚刚被完全激发出来的暗黑大魔神的元神之力,他的心受到了暗黑大魔神的全面侵蚀,充满了杀戮的渴望,再被这个不知轻重的家伙挑起了心中的怒火,他要在剑上发洩他的无边仇恨。   「算我一个,我早就想出手了。」   受到叶天龙满腔杀机的影响,站在于凤舞身边的龙灵儿飞身一跃而出,跟着叶天龙冲向了大乱的人群,一旁的柳琴儿伸手想拉也来不及了,她不禁暗暗心惊龙灵儿的杀心之重。   叶天龙第一个就找上了那个领队,剑如惊电破空而飞。   领队的身手在这一群人中是最高明的,他的「死神诀」已经练到了四层以上,跻身于大陆的高手行列也毫无愧色,明年年初就可以去秘魔之洞进一步修炼了,但对上魔性大发的叶天龙,他却相差太远了。   叶天龙的攻势太过猛烈,领队他是根本无法闪避,面对来势汹汹的烈火剑,唯一的行动是将这一剑封偏自保。他手中是一把沉重的大剑,长度超过普通长剑的一倍多,重量更是一倍半以上,用它封长剑自然是轻而易举,一般长剑决难从大剑下长驱直入,攻入他的中宫。   一声虎吼,领队挫身运起大剑,大剑的剑身宽度就可以保护中宫,只消在身前一立大剑,剑必定被弹出偏门了。   「噗」的一声,没有金属的狂震声,也没有火星冒出。厚厚的大剑剑身在神器烈火面前,就像是纸做的一般,被轻而易举地刺穿。   电虹乘隙长驱直入,直迫领队的胸口。领队不由得大骇,移步要扭剑闪躲,已经晚了一剎那,剑光一沉一拂,血光迸现。   领队嗔目大叫,竭尽全力,身躯后仰碎步急退,但剑光如影附形,毫无阻滞地贯腹而入,当场毙命。   而这个时候,龙灵儿在一边已经施展她的龙爪神功,凶狠霸道,攻击的猛烈锐不可当,一瞬间便击毙了四名大汉。   「天龙,他……」   柳琴儿望着接二连三将对手斩杀的叶天龙,有些担心地说道。   「是啊,现在的天龙看起来有些不一样了。」站在那边一直静静观看的于凤舞轻轻歎息了一声,道:「你一定可以感觉到他身上的魔气和仇恨,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变成这样了?连带着龙小妹她也杀心大炽。」   「他的实力变得好可怕啊!」   柳琴儿看着叶天龙挥起一剑将一个对手的脑袋砍掉,突然间感到一阵不忍。这些人根本就不是叶天龙和龙灵儿的对手,双方的差距太大了,这完全是一面倒的屠杀。   于凤舞的玉手伸了过来,握住了柳琴儿的纤手,望着眼前这个自己十分熟悉却在此刻又感到陌生的男人,两个人的心中同时涌起了一股难以言状的感觉。于凤舞更为担心的是,身为心族后裔的龙灵儿由于和叶天龙结合的缘故,很容易受到叶天龙的影响,到时候,以龙灵儿的龙族强大实力加上叶天龙的魔化之力,将会产生非常可怕的后果。   「我们一定要好好地帮助他,也只有我们才可以帮助他!」   在帝都艾司尼亚的这一段时间里,经过对龙之心经的修炼,柳琴儿和于凤舞之间的心灵交流真正达到了心意相通的地步,她们两个人现在和龙灵儿之间甚至不用说什么话,彼此都非常明白对方的意思。   没有想到分别才短短的时间,叶天龙心中的魔性就有了如此大的变化,这个男人还真是让她们放心不下。特别是柳琴儿,因为其身上的圣剑之灵,她更是清楚叶天龙的心性变化有多么的可怕。她不敢想像,当叶天龙的心灵完全魔化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可怕后果。   三沖两错,场上除了叶天龙和龙灵儿之外,已经没有站立的人了。唯一的活口是一个被叶天龙一剑砍掉右手和大腿的男人,他正倒在地上挣命。同伴的残肢裂体散在他的四周,他的身上更是沾满鲜血。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为什么你们要这个地方设下埋伏拦阻别人进入?」   叶天龙一伸手便将这个男人从血泊中揪起来,他的大手扣在这个可怜男人的喉咙上,脸上露出了可怕的微笑。   「还有,刚刚那个人明明是玉珠姐姐,他们居然敢拦住我们的去路!」   龙灵儿在一边也气愤地说道。她不像叶天龙那样,弄得满身都飞溅上对手的点点鲜血,她的一身白色衣裳乾净清爽,甚至看不到丝毫动过手的痕迹。   「果然是一伙的。」叶天龙本来从他们的衣着上就发现相同之处,再听龙灵儿这么说,心中更加确定了。真没有想到,华柔在这个地方居然还留有不少的人手作为接应。   「是……是……」   陷入神志不清中的男人吃力地说着,突然间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下一刻,这个笑容便凝固在他的嘴边。   「该死,居然死掉了!」   叶天龙一鬆手,男人的尸体跌到地上,他的眼睛依然睁得大大的,显然死亡来得太突然,完全出乎他的意料。没有得到什么答案,叶天龙心中的怒火更炽,满地的尸体并没有让他的杀意平息,反而使得他心中的杀机益发得强烈起来。握住神器烈火的手上显出了有力的线条,烈火剑上也不时跳动着奇异的光芒。   「我要把你们全面杀光。」   从男人临死之前的反应中,叶天龙察觉到一丝阴寒的感觉,他知道这是一个神秘对手在用一种诡异的心灵之力灭口。他的心神循迹探索过去,但很快被一股冰冷彻骨的感觉斩断。   「天龙……」   在心中暗暗歎息了一声,于凤舞慢慢走了过来,一只玉手轻轻放在了叶天龙的肩头,顿时一股轻柔平和却是十分强大的力量顺着她的柔荑传到他的体内,就像春风一样抚平他内心的狂怒,叶天龙浑身的杀气也为之一敛。   「凤舞,我……」   叶天龙的身子从僵硬变得柔软,他转过身来,望着于凤舞那张近在咫尺的娇艳绝世的玉靥,看着那双明眸中透出的万千柔情,心中突然涌起了千般滋味,喉咙处一热,很多的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我都知道了,我什么都知道了……」   于凤舞轻轻将叶天龙抱住,在他的耳边柔声说道。她的明眸上闪动着点点璀璨的星光,一边的柳琴儿和龙灵儿此时也是慢慢走了过来,伸手紧紧抱住他们两个。一瞬间,三颗温柔却是坚定的心灵联手进入了叶天龙那被无边仇恨和愤怒填满的心灵,就像是一道柔和的光线照亮了黑夜。   四人的心在这一刻真正的融合在一起,龙之心经的心灵之力引导着叶天龙的心渐渐走出了黑暗大魔神的控制。   如果说,叶天龙没有和于凤舞她们的及时相遇,而是继续一路追赶下去,因为仇恨和愤怒的不断积累,杀戮之心将成为他心中唯一的念头,黑暗大魔神的元神便会完全控制他的心灵。这样一来,叶天龙从此将完全失去自我的存在,真正成为一个只知道杀戮的嗜血复仇魔神。   不过,虽然因为于凤舞她们的及时出现,使得叶天龙的心灵没有完全魔化,但暗黑大魔神的元神之力经过这段时间的运转,已经完全浸入叶天龙的心灵,成为印刻在他身体里面的一部分。而它到底会在今后的日子里对叶天龙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这个时候的于凤舞和柳琴儿她们谁也不知道。   片刻之后,四个人才慢慢分开。相互间一个微笑,没有多余的话,千言万语就在这一剎那间汇成了心灵的激荡。   很快,叶天龙也知道了,于凤舞她们从帝都艾司尼亚的战乱中安然无恙的脱身经历。她们在和鲁图先分手后便前来高阳州和自己会合,不料走到这个地方,柳琴儿的心中突然间感觉到一阵深深的不安,出于对柳琴儿体内圣剑灵觉的信赖,她们临时起意,改道走这一条荒山野道。果然,让她们在这里看到了神志陷入混乱之中的玉珠从她们的眼前如飞般的掠过。当她们正想去找玉珠的时候,这一群大汉便冒出来挡住她们的去路。   正想追问倩公主的事情,一股阴冷冰寒的感觉突然冲入叶天龙的心神之中,其间夹杂着一丝宛如游丝般的悲哀恻惨之感,让他全身不由得一震。   「是玉珠!这是玉珠的气息,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叶天龙的心中一下子跳出了这样的疑问,而此时于凤舞她们也从叶天龙心灵的变化中察觉到这种不祥之兆。   「难道说玉珠出什么事情了吗?」她们的心中无不一惊,很快中断了和叶天龙的心灵交流。   「我们走,一定要把玉珠从华柔那个妖女的手中救出来!」   叶天龙一拉于凤舞的纤手,向前飞驰。在和于凤舞她们相遇之前,他追玉珠的时候,心中满是愤怒的火焰和沖天杀机,恨不得见到一个就要杀一个,但经过于凤舞她们的心灵抚慰,现在他的心开始冷静下来,也开始认真仔细思索整个事件。